快捷搜索:  

妇科检查,身体由我

原创 王焕熔 GQ报道一项网络投票中,超过一半的(de)女性表示,曾遭受过略显暴力的(de)妇科检查并留下了阴影——暴力被拆解为态度暴力、语言暴力和检查暴力。但在公共舆论层面,你(ni)很少见到关于这个话题的(de)公开讨论。
是(shi)什么造成了暴力妇检?老生常谈的(de)自然是(shi)公立医院体系的(de)超负荷运转。但这篇文章中,我(wo)们(men)更多想探讨,女性对(dui)暴力妇检的(de)长期失语和隐忍,背后隐藏的(de)是(shi)什么?以及,我(wo)们(men)应该做出哪些努力,才能帮助她(ta)们(men)最终拿回对(dui)身体的(de)掌控权。
暴力妇检
窥阴器的(de)形状像长长的(de)鸭嘴,整齐地排列在检查台的(de)铁盘里,闪着冷白色的(de)金属光泽。在成都一家体检中心的(de)妇检室里,22岁的(de)孙露仰卧在检查床上,光着下半身,双腿呈M型姿势张开。周围没有遮挡物,孙露很害怕,她(ta)一直紧盯着门锁,担心忽然有人(ren)推门而入。
一位头发花白、戴着口罩的(de)老大夫背对(dui)着她(ta),孙露看不到她(ta)手里的(de)动作,只听到检查器械撞击到一起,发出叮叮当当的(de)响声,她(ta)的(de)身体开始微微颤抖。
鸭嘴钳进入她(ta)的(de)身体,盆底肌本能地收缩起来,孙露紧闭双眼,攥起拳头,全身肌肉跟着绷紧。接着是(shi)直径1.5cm的(de)B超探头,在身体里倾斜、推拉、旋转。孙露本能地向后缩,“太痛了。”医生很不耐烦,“怎么会疼呢?你(ni)又不是(shi)处女。”挣扎停止了,孙露认命似地不再吭声,过了一会儿,一张检查单撂到她(ta)的(de)肚子上。她(ta)穿上衣服,茫然地离开。后来她(ta)打电话(dianhua)给母亲控诉,母亲似乎司空见惯,“可能有些老医生比较有偏见。”
孙露的(de)遭遇不是(shi)孤例。一名广州女生做妇检时,医生和女助理当着她(ta)的(de)面相互吐槽,“她(ta)这么紧张,平时怎么进行性生活?”一名西安妈妈做妇检张嘴喊疼,医生质疑她(ta),“连孩子都生过了,这样还会痛吗?”一名深圳女孩有霉菌性阴道炎,白带颜色异常,医生取出分泌物时,发出呕吐的(de)声音,表情厌恶。
“每次妇检,都感觉人(ren)格被踩在脚下狠狠践踏。”一名女生在豆瓣发帖。2021年7月,豆瓣小组“代表月亮消灭妇检阴影”创立,鼓励女孩分享自己的(de)妇检经历。一年左右的(de)时间(shijian),25468人(ren)涌入这个小组。
小组内发起了投票,你(ni)是(shi)否认为自己曾经遭受暴力妇检?暴力被拆解为态度暴力、语言暴力和检查暴力。56%的(de)人(ren)表示曾遭受过并留下了阴影,32%的(de)人(ren)表示暴力的(de)和温和的(de)都遇到过,差别很大。
女生在做妇检时还有一个共同困扰,就是(shi)隐私权得不到保障。去年,在一家公立医院,宋慧被叫进妇科诊室时,上一个女生还在帘子后面脱衣服等待检查,紧接着,一个年轻妈妈带着她(ta)七八岁的(de)儿子推门而入,一个年纪很大的(de)阿姨也颤巍巍地进来,陪同者是(shi)她(ta)的(de)中年儿子。医生问宋慧性生活史和生育史,所有人(ren)都在竖着耳朵听。检查床的(de)帘子很薄,只是(shi)半遮,后面的(de)女生已经脱了裤子。
还有一次,她(ta)在某三线城市一家老公立医院检查,十几张床并列排成两排,一群女生齐刷刷张开大腿。检查的(de)医生带着4、5个男女实习生,站在她(ta)敞开的(de)大腿面前,一面检查,一面用器械来回挑拨,做着解说。宋慧羞愧到了极点,脑子一阵发胀,她(ta)拼命告诉自己,这是(shi)医学,自己的(de)身体在医生眼里就是(shi)一块肉。几番下来,宋慧心理有了阴影,公司(gongsi)(gongsi)体检时总是(shi)找借口逃掉妇检。身体有炎症时,她(ta)自行在网上检索信息,甚至翻出医学论文,对(dui)照症状买药,但病情迟迟不见改善。她(ta)心里一直在斗争,几次走到了医院门口,又掉头走了,“算了,还是(shi)扛一扛。”
医生的(de)烦恼
病人(ren)烦恼,医生也好(hao)不到哪里去。
1990年,周红进入北京一家公立医院工作,她(ta)形容当时的(de)医院环境就像批发市场,“病人(ren)也不排队(dui),乱哄哄的(de)。”周红经常被一堆病人(ren)包围着,手里拿着张三的(de)病历,嘴里要解答李四提出的(de)问题,眼睛要看着王五,后边还有一个人(ren)在耳边问个不停。周红性格温和,不喜欢大声说话,但为了维持秩序也不得不咆哮,“你(ni)们(men)都站好(hao),别说话,要不然就开错单子了!”
那时,诊室内有一排布帘子,所有医生在外面坐诊,里面就是(shi)十几张检查床,连成一排大通铺,毫无遮挡。周红把病人(ren)分组,每组五人(ren),她(ta)先一口气问诊完,再起身检查。为了提高效率,第一个人(ren)做检查时,围观的(de)其他(ta)人(ren)要把裤子脱一半用手提着,一个做完了,另一个要立刻补位上来。五个又五个,一天看十几组,批量运送。
人(ren)工挂号窗口渐渐被机器取代,铁床变成了可升降的(de)多功能病床,检查设(she)备也越来越先进。周红2017 年去北京某三甲医院进修时,辅助生殖技术的(de)进步,已经可以将曾经的(de)疑难杂症轻松解决。但推开诊室的(de)门,病人(ren)拥挤的(de)场面与20年前无异。B超室站着一排病人(ren),齐刷刷地把裤子脱了,众目睽睽下一个一个上检查床,再提着裤子下去,就像工业流水线上的(de)产品(chanpin)。周红说,妇产科临床工作繁重,医学生在选科室时流传一句口诀:“金眼科,银外科,累死累活妇产科。”女性健康科普博主六层楼,曾是(shi)北京某三甲医院的(de)妇产科医生,他(ta)刚上临床时,科室人(ren)手不够,四天值一次夜班,领导要求,如果女医生有怀孕计划,要跟他(ta)打声招呼,大家要排队(dui)怀孕,不然没人(ren)出诊了。
有一次,六层楼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。早上6点多起床,8点在医院出诊,下午做几台手术,再值一个夜班,第二天早上8点下了夜班,又赶上一台手术,需要4个医生一起上,少一个人(ren)就运转不了。最后一台手术结束已是(shi)傍晚,他(ta)累得走不动了,在休息室昏睡过去。连续几个月,他(ta)睡觉很少,吃饭也不规律,体检发现血糖不稳定、脂肪肝也来了,那段时间(shijian),他(ta)情绪很暴躁、容易失控,明显感觉身体被掏空了。
但凡能挤出点时间(shijian),六层楼就会坚持跑步,维持体力,以应对(dui)七八个小时的(de)大手术。但更多的(de)时间(shijian),他(ta)只是(shi)不断重复,每天都是(shi)类似的(de)手术,尤其在计划生育科室轮转时,一天要做10多个人(ren)流手术。他(ta)似乎理解了流水线工人(ren)的(de)疲惫感,“这变成了一个体力活,而不是(shi)一个技术活。”六层楼27岁时,第一次见证了病人(ren)的(de)死亡。那是(shi)个19岁的(de)女孩,被确诊为原发性绒毛癌,一种罕见的(de)高度恶性肿瘤,治了三年,病例写了两百页厚,女孩被先后切除了子宫和卵巢,也没保住命。更多的(de)死亡接踵而至。一个女孩马上要上小学了,全家人(ren)迁居到北京,女孩的(de)妈妈被查出卵巢癌晚期,没治好(hao),走了。一个农村老人(ren)子宫肿瘤复发,治愈希望不大,儿子马上要结婚了,家人(ren)把她(ta)接回家,一个多月后,丈夫给六层楼发了一条短信,就一个字,亡。
“对(dui)于这个患者来讲可能天塌了,对(dui)于医生来讲,今天是(shi)第六个天塌了。一个患者在前一秒心电图直线,下一秒另一个患者叫医生去导尿,你(ni)边哭边导吗?恐怕不行。”六层楼说。
他(ta)不想把自己的(de)职业疲劳和情绪转嫁给病人(ren)。问诊时,他(ta)不会多做表情,皱皱眉、笑一笑,都可能会牵动患者敏感的(de)神经。做医生越久,六层楼表情越严肃。但病人(ren)眼里,看到的(de)是(shi)医生的(de)冷漠,六层楼也时常感到无奈。
周红也说,医护人(ren)员工作压力大、心力交瘁。但医院没有停止扩张,医疗技术越来越冰冷,人(ren)文关怀越来越遥远,时间(shijian)久了,医学的(de)初心也越来越模糊。“其实,我(wo)们(men)可以更好(hao)地善待病人(ren)。”
是(shi)的(de),还可以做得更好(hao)
一个up主拍摄了自己去上海同仁医院做妇科检查的(de)vlog。医生孙旖扎着马尾,留着刘海儿,双手分别拿着大小号的(de)鸭嘴钳,微笑着向她(ta)介绍。如果是(shi)年轻且适应妇科检查的(de)患者,她(ta)会用大一号的(de),便于取样,如果是(shi)很害怕鸭嘴钳,或者绝经后阴道萎缩干涩的(de)女性,她(ta)会使用小一号的(de),减少疼痛。孙旖还拿出取宫颈涂片和用于hpv筛查的(de)小刷子,让她(ta)感受一下,她(ta)摸了摸,惊讶于刷头的(de)柔软。
检查过程中,孙旖一直语气轻柔,“没关系,紧张是(shi)正常的(de),放轻松,不会痛哦。”经常有病人(ren)听说孙旖做妇检不疼,这个女孩儿做完后,也感觉身心都受到了照顾。
上海同仁医院的(de)妇产科主任丘瑾,经常对(dui)年轻医生强调,从医要记住不伤害患者原则,不该开的(de)药、不该开的(de)刀,千万别开。丘瑾几十年如一日呵护着病人(ren)的(de)身心,每天早上查房,能叫出所有患者的(de)名字;听患者的(de)肠鸣音,要把听诊器焐热再放到他(ta)们(men)身上;每次上手术台,在病人(ren)被麻醉前,她(ta)会轻拍病人(ren)的(de)肩膀,你(ni)放心,有我(wo)在;每天离开医院之前,她(ta)会把今天开刀的(de)病人(ren)都查看、安抚一遍再走。
孙旖和同批的(de)医生都受到了丘瑾的(de)熏陶。十几年前,还是(shi)实习医生时,孙旖就仔细观察她(ta)的(de)操作技巧,还经常搜索国外的(de)医学指南,了解什么样的(de)方式能让病人(ren)的(de)疼痛感最轻。阴道口呈花瓣形,丘瑾通常会把鸭嘴钳斜着45度滑进去,最大程度减少与肌肉的(de)接触。一些刚上临床的(de)实习医生经验不足,会直接把鸭嘴钳捅进去,在阴道口就撑开,丘瑾强调,要把鸭嘴钳伸进去大约3cm,再轻轻旋转撑开,这样能最大程度减少疼痛。上海市同仁医院的(de)妇产科诊区

上海市同仁医院的(de)妇产科诊区

加强沟通、安抚患者的(de)情绪也很重要。检查时,周红会习惯性地提问,你(ni)平时月经准吗?你(ni)上次月经什么时候来的(de)?以转移病人(ren)的(de)注意力。并且提出的(de)问题不能是(shi)Yes或No就能回答的(de),一定要让患者花时间(shijian)去思考。
她(ta)会类比疼痛程度,“你(ni)平时会痛经吗?检查跟你(ni)痛经相比可以忽略不计。”检查过程中,周红会时刻进行说明,消除信息不对(dui)称带来的(de)恐惧,“我(wo)现在要用消毒药水给你(ni)的(de)外阴消毒,会有一些凉,但是(shi)不疼。我(wo)放窥器进去,你(ni)会觉得有点胀胀的(de)。已经把窥器固定了,可以继续吗?”她(ta)跟过分紧张的(de)患者约定,只要患者一举手,检查就会停下。“就像游泳一样,如果一站起来就能踩到泳池底,她(ta)心里就不怕了。”
不仅医生,医院也可以做到更好(hao)。2004年,周红离开公立医院体系,进入一家私立医院。在那里,诊室和检查室分开,单人(ren)单检,完全保证私密性。检查室到处点缀着温馨的(de)粉色,墙上有温湿度计,冬天还会配上电暖气。每位患者的(de)问诊时间(shijian)不低于20分钟,周红有充分的(de)时间(shijian)跟病人(ren)沟通,解答疾病、生育、性方面的(de)困惑。
没有私立医院的(de)条件,作为大众医疗的(de)主体,公立医院能在有限的(de)空间内做些什么?
上海同仁医院的(de)科室用不同颜色区分开,急诊病区是(shi)蓝色,四楼妇产科的(de)墙面、座椅、地面标识,都是(shi)橙色,给人(ren)温暖活力之感。每个妇科诊室门口都挂了一个木质牌子,“为了保护您的(de)隐私,建(jian)议勿多人(ren)同时进入诊室。”有部门负责巡查一人(ren)一诊室的(de)落实情况。考虑到妇科疾病的(de)隐私性,妇产科拥有独立小药房,与门诊一楼的(de)大药房分开。上海市同仁医院的(de)妇产科诊区

上海市同仁医院的(de)妇产科诊区

妇科诊室门上的(de)提示

妇科诊室门上的(de)提示

面对(dui)公立医院普遍的(de)门诊量大、就诊时间(shijian)有限的(de)难题,妇产科医生们(men)通过互联网平台的(de)科普账号来减负,里面写清楚了疾病发生原理,如何愈后,将来的(de)影响等。从前同一个问题一天要讲很多遍,医生讲得口干舌燥,病人(ren)也听得云里雾里,现在病人(ren)可以慢慢看视(shi)频(pin),还可以发私信提问,医生会抽出时间(shijian)解答。
候诊区和分诊台上有13种科普小册子,就连厕所的(de)门上都贴满了科普知识,包括妇检注意事项、常见的(de)妇检报告解读方法、避孕方式的(de)选择、痛经原因等等,病人(ren)能在候诊时增加对(dui)疾病的(de)了解。候诊区的(de)部分科普手册

候诊区的(de)部分科普手册

医院院长是(shi)女性,特别考虑女性和老人(ren)的(de)就医体验。女性在妊娠期间不舒服,可以直接乘坐绿色通道电梯到妇产科,医院还设(she)立了母婴专用的(de)无障碍卫生间和爱心妈咪小屋,保障女性能在私密的(de)环境里喂奶、休息。
妇产科在培养年轻医生时,丘瑾会强调很多细节,轻拿轻放金属器械,防止撞击声刺激病人(ren);检查前要把石蜡油涂抹在鸭嘴钳上,润滑后再进入;检查时动作尽量轻柔缓慢,以病人(ren)感受为先;有的(de)检查会导致轻微出血,医生应当告知病人(ren)这是(shi)正常现象,不要惊慌。她(ta)还特意设(she)计了模拟医患沟通环节,有经验的(de)医生扮演病人(ren),呈现妇检时可能出现的(de)医患矛盾,并分享有效的(de)沟通方法。上海同仁医院妇产科的(de)母婴卫生间

上海同仁医院妇产科的(de)母婴卫生间

被污名的(de)妇科病
和禁忌的(de)性
既然许多女性遭受过暴力妇检,而医生和医院确实可以做得更好(hao),那为什么大部分女性选择了默默忍受,而不去抗议和投诉呢?
一个女孩儿跟男性朋友聊过自己的(de)遭遇,对(dui)方“怒其不争”,“你(ni)当时为什么不制止医生?检查完之后为什么不投诉?”“如果是(shi)我(wo)的(de)话,一定会当时就制止。”女孩儿感觉到了二次伤害,“好(hao)像一下变成了我(wo)的(de)问题,是(shi)我(wo)没有做好(hao),是(shi)我(wo)太懦弱了。”
在社交平台上搜索,很少有女性公开表达妇检时的(de)体验和感受,只有点开妇科医生的(de)账号评论区,才能听到她(ta)们(men)真实的(de)声音,那里隐匿着大量女性对(dui)妇科病的(de)疑虑、恐惧,还有挥之不去的(de)耻辱感。
六层楼提到,大众对(dui)妇科病的(de)认知一直跟性绑定在一起,产生很多错误解读,比如,妇科病曾一度被称为脏病,得病说明没有洁身自好(hao)。他(ta)曾收到一个大学生留言,她(ta)被无良医生诊断为宫颈糜烂(编者按:医学教科书已更名为“宫颈柱状上皮异位”,这是(shi)正常的(de)生理现象,而非疾病),同学们(men)看到她(ta)的(de)检查结果,给她(ta)起了个外号“糜糜”,嘲笑她(ta)私生活糜烂。很多男性在社交平台上问孙旖医生,我(wo)老婆被检查出hpv阳性,是(shi)不是(shi)说明她(ta)不检点?
这种污名化,使得女性们(men)一提到妇科病就感到羞耻,更加讳疾忌医,最终付出健康甚至生命的(de)代价。六层楼经常遇到老年女性患者,人(ren)生中第一次妇科检查就是(shi)宫颈癌晚期。一个19岁女生白带异常四五年,忍受着瘙痒和疼痛,但不敢再踏入妇科诊室,因为有医生曾对(dui)她(ta)说,“怎么这么小就来做检查?”好(hao)像她(ta)做了什么见不得人(ren)的(de)事情。
妇产科医生们(men)也时常对(dui)病人(ren)生理常识的(de)缺失感到无奈。上海同仁医院妇产科来过一个病人(ren),结婚很多年没有孩子,医生询问病史了解到,她(ta)从没来过月经,也不觉得自己身体有问题,检查之后才发现她(ta)是(shi)先天性无子宫无阴道患者。
医生感到困惑,没有阴道如何进行性生活?后来才知道,他(ta)们(men)的(de)夫妻生活都是(shi)在尿道里进行的(de)。还有很多男生从成人(ren)影片中学到两性知识,不正规也不科学。六层楼接过几次急诊,由于男生的(de)性行为不当,导致女生的(de)阴道被撕裂,布满大大小小的(de)伤口。但在传播层面,性相关内容依然是(shi)禁忌。六层楼在某社交平台科普阴道炎,“阴道”被视(shi)为敏感词,六层楼一般会在中间加一个(a),变成阴(a)道,才不会被限流。他(ta)出版的(de)《女生呵护指南》一书中,写两性健康的(de)部分几乎都被删去。
这种对(dui)性讳莫如深的(de)态度,从上一代传递到下一代。医学生卓月月从小到大的(de)家庭交流中,从来没有出现过两性相关话题。妈妈会以“那个地方、下面”来代指,卓月月小时候一直不知道,“下面”到底长什么样,应该如何去护理,她(ta)一度感觉“下面”奇痒无比,也只能忍着,忍不住就用手去挠。妈妈的(de)态度让她(ta)觉得,“下面”是(shi)一个神秘的(de)地方,而且是(shi)一种不好(hao)的(de)神秘。
卓月月第一次来月经时,正好(hao)爷爷刚过世。母亲告诫她(ta),不能踏进停灵的(de)屋子,因为月经是(shi)污秽之物。上学后,每次来月经,卓月月都和身边的(de)女同学一样,把卫生巾包得严严实实,再拿进卫生间,一旦被发现,班里的(de)男生就会起哄。和许多人(ren)一样,初中生物课上,到了男女生理卫生的(de)章节,老师就会让大家自习,班级里的(de)同学们(men)交头接耳,无所适从,有的(de)同学低着头,感觉不好(hao)意思。
直到大学选择了医学专业,卓月月才开始真正了解女性的(de)身体结构和生理知识,她(ta)意识到小时候阴部痒是(shi)外阴炎导致的(de)。后来她(ta)到一家三甲医院的(de)妇产科工作,每天看到很多宫颈癌病人(ren),才意识到,需要定期做癌症筛查。
卓月月的(de)哥哥在深圳一家情趣用品公司(gongsi)(gongsi)工作,曾经邀请她(ta)转行,但当时她(ta)只觉得这个行业低俗。即便在妇产科每天跟女性身体打交道,卓月月依然像小时候一样,提到性会莫名感到羞耻。
重新掌控自己的(de)身体
卓月月的(de)观念彻底转变,来自于几年前的(de)一次“意外”。当时医院一位已婚领导意图对(dui)她(ta)性骚扰,周边同事不仅没有同情和支持她(ta),反而都在指指点点。她(ta)后来跟同样经历过性骚扰的(de)女孩们(men)交流,开始意识到,种种伤害都与对(dui)性的(de)偏见有关。
卓月月开始主动学习两性知识,考取了国家性健康指导师证书,转行成为了一名性咨询师。她(ta)努力帮助女性朋友克服对(dui)身体和性的(de)耻感。课堂上,她(ta)会讲解人(ren)体的(de)生理结构,让女性看到,大多数女孩的(de)阴部都是(shi)同样偏黑的(de)颜色,并不是(shi)成人(ren)影片里的(de)粉嫩白皙。阴道的(de)松紧也是(shi)有科学根据的(de),跟行为是(shi)否“检点”无关。
她(ta)还从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分析女性的(de)痛苦来源:有的(de)女生是(shi)因为伴侣在性行为中说过她(ta)阴部难看,此后每次性行为都会出现心理阴影。性生活较多的(de)女性被人(ren)攻击为生活不检点,攻击背后的(de)逻辑是(shi)要求女人(ren)守贞洁,这样的(de)想法则来源于社会文化的(de)规训。
只有充分了解两性相关知识,并洞悉背后的(de)社会心理,女性才能意识到,很多痛苦来源于外界的(de)凝视(shi),只有摆脱因凝视(shi)而产生的(de)耻感,她(ta)们(men)才能慢慢接纳自己,而落到最小的(de)方面,就是(shi)在妇科检查中为自己的(de)身体做主。妇科诊室的(de)子宫模型

妇科诊室的(de)子宫模型

德国妇产科专家希拉·德利兹写作《身体由我(wo):关于了不起的(de)女性身体的(de)一切》一书,告诉女性如何探索自己的(de)身体、如何认知疾病和性,她(ta)强调,学习理论知识可以起到消除恐惧的(de)作用,只有知识储备升级了,人(ren)们(men)才能消除对(dui)自己身体的(de)忧虑。
妇产科医生们(men)也在努力。六层楼、周红、丘瑾、孙旖都在社交平台上做科普,他(ta)们(men)反复强调,妇科疾病不等于性病,性传播疾病只占很小的(de)一部分;没有性生活也要做妇科检查,75%的(de)女生都会得霉菌性阴道炎;任何一次怀孕都会有宫外孕的(de)几率,与婚外情无关;hpv感染跟生活作风无关,伴侣传染的(de)可能性很大,需要共同检查……最重要的(de)是(shi),没有可耻的(de)疾病,只有不当的(de)防护。
采访中,许多妇科医生都告诉我(wo),患者应该主动说出自己的(de)感受,做妇科检查时,每一位女性都有权利让其他(ta)人(ren)离开诊室;阴道检查时,每一位女性都有权利提醒医生使用润滑液;衣衫不整时,每一位女性都有权利拒绝其他(ta)人(ren)进入诊室。
在上海同仁医院,妇产科诊区的(de)墙上到处贴着投诉渠道,建(jian)议、意见和投诉都可以到便民服务(fuwu)中心、门诊办公室向工作人(ren)员反映,也可以在医院公众号的(de)“有话直说”后台留言,在一楼大厅意见簿和院长信箱留言,他(ta)们(men)还设(she)立了每周三下午的(de)院长接待时间(shijian),鼓励女性为自己的(de)身体发声。希拉在书的(de)最后对(dui)女孩们(men)说,“世界上还有无数妇科医生站在你(ni)身边。从你(ni)进入青春期开始,一直到迈入暮年,我(wo)们(men)一直是(shi)你(ni)的(de)啦啦队(dui)。看到你(ni)拥有自己满意的(de)人(ren)生我(wo)们(men)也非常开心,毕竟你(ni)的(de)身体和你(ni)的(de)生活才是(shi)你(ni)真正拥有的(de)东西。享受生而为女人(ren)的(de)乐趣吧!自信点儿,不要害怕,也不要有无谓的(de)羞耻感。抓住命运交给你(ni)的(de)球,随风自由奔跑吧。”
6月的(de)一天,孙旖坐在诊室里,门被推开了。一个60多岁,头上几绺白发的(de)阿姨走了进来。她(ta)没有犹豫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(de)需求,自从绝经后,阴道萎缩干涩,但她(ta)和爱人(ren)都想继续进行性生活。她(ta)问孙旖,有没有推荐的(de)润滑剂,有没有方法可以帮助改善?
孙旖对(dui)于她(ta)性观念的(de)开放感到惊喜,她(ta)查阅了国内外的(de)SCI指南,跟国外医生交流了解到,只要身体条件允许,不管多大年纪的(de)人(ren),都可以在医生的(de)帮助和支持下,体验性的(de)愉悦。
她(ta)建(jian)议阿姨平时使用阴道保湿剂,性生活过程中使用润滑剂,干涩严重的(de)话可以外加雌激素软膏。阿姨高兴地回家了。
她(ta)还告诉了自己的(de)老姐妹们(men)。此后每隔一段时间(shijian),孙旖的(de)诊室就会被一位阿姨推开,她(ta)们(men)笑眯眯地问,有没有方法?
(孙露、宋慧为化名)
采访、撰文:王焕熔
编辑:王婧祎
插画:42degree
视(shi)觉:aube
原标题:《妇科检查,身体由我(wo)》
阅读原文
湃客,妇科,女性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91人留言! 共有:59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